台湾大学生成绩单改寄本人

台湾大学生成绩单改寄本人

时间:2020-03-24 05:2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熟悉台湾青春电影的人,大概都会记得其中学生为避免家长得知成绩,而绞尽脑汁展开的“攻防战”。现实中,台湾学生为了不让家长知道成绩也是拼了。因部分大学把成绩单寄往学生家并注明家长收取,大学生们故意写错地址、同学间互写对方家地址、死守信箱拦截的桥段便接连上演。

学生成绩是否属于隐私,家长是否有权获知?台湾“个人资料保护法”于2012年上路,彼时若学校将成绩单寄给学生,家长未经儿女同意拆阅,便可能有违法争议,如今相关争论仍未停止。

未经同意查看算违法?

台湾清华大学、交通大学从今年起,把原本寄给家长的学期成绩单,改为寄给学生本人。理由是大学生是成年人,要对自己负责。学生们纷纷对此表示支持,在他们看来,大学生已是成年人,成绩单应属个人隐私。父母每次看到成绩单,总爱唠叨,万一有科目不及格,全家都不愉快。

据台媒报道,台湾“个人资料保护法”2012年公布施行后,学校寄发学生成绩单或公布学生成绩是否触犯该法,引起了许多学校人员及家长关切。台湾中兴大学校长李德财说,该校采取将成绩单寄给学生的做法,并提醒家长,若未经儿女同意拆阅其成绩单,可能违反该法。

台湾律师吕胜贤认为,台湾“民法”规定年满20岁才算成年人,因此学生年满20岁前,家长可正当合法行使监护权查询其在校成绩,但年满20岁已拥有自主权,家长未经儿女同意查询即触犯“个资法”,不可不慎。

台湾清大教务长戴念华说,因配合“个资法”,改为20岁以上寄给学生,20岁以下寄给家长,已执行两个学期。从相关规定来看,成年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但是经济又不独立,才有人开玩笑说:“应该让学生自己付学费。”至于何种做法较好,戴念华说,很难一概而论,有些学生较被动,必须适时提醒;有些学生自主性较强,家人根本不用担心。

台湾大学、台湾大叶大学等校的成绩单也都是寄给学生。台大注册组主任洪泰雄说,家长若要求,学校才会提供。大叶大学成绩单虽是寄给学生,家长依然可登陆系统查看学生成绩、出缺勤、成绩预警等,但学生满20岁,需由本人同意,家长才看得到。交大副校长陈信宏说,现任校长张懋中去年上任后,决定改成学生满20岁以上寄给学生,20岁以下寄给家长,不希望大学生变“妈宝”。

成绩单是学生隐私?

支持成绩单向家长开放者同样有之。有大学校长认为,父母是学生的经济来源,成绩单寄给家长很合理。台北医学大学也是寄到学生入学时留的通讯地址,收件人写家长名字。文大校长李天任说,家长是学生主要经济来源,不让家长知道成绩,家长会抗议。台湾淡江大学学生成绩单同样寄给监护人,校长张家宜说,“台湾家长很重视孩子的成绩,让家长知道,很合理。”

大二学生家长吴小姐说,父母花钱供孩子读书,有权知道成绩,不然怎么知道家长看不到时,孩子有没有在搞鬼?另一名汤姓家长认为,学校可在学生满20岁后,将收件者改成学生,再由学生和家长决定是否给彼此看,避免亲子争执。

台湾元智大学校长吴志扬说,有学生只填在外租屋处地址,家长抱怨怎么都看不到孩子的成绩。台湾龙华科技大学校长葛自祥也说,成绩单应寄给家长,让家长一起关心孩子功课,如成绩也属于个人隐私对父母保密,有些太过了。

台湾政治大学吴姓校友说,成绩单寄家里很没隐私。以前会请在校教务处打工的同学通报,成绩单何时送到邮局,再推估寄到家里的时间,才能有效实施拦截。有同学还会在网络论坛班级版回报“我住XX,收到了”,提醒其他人注意。大学生已是成年人,寄学生电子信箱就好。

从管理成绩学会自立

淡江大学教授包正豪说,台湾学生长不大,很多时候是社会逼迫的,成绩单、实习、出境交换都要家长同意,“妈宝”就是这样养出来的。然后再来怪年轻人不独立、没担当,大人也要负点责任,只有把大学生当成年人看,他们才会真的成年。台湾作家罗怡君说,大学生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家长没必要再介入,因为成绩是可承受的后果之一。最多是挂科、休学或退学,在人生当中不过多花一两年,却可让孩子有重新选择、思考跟反省的机会,学生本来就要照顾自己的成绩。

罗怡君说,太多大学生一直被父母督促,导致为自己负责的时间点,延后到职场上。一到职场,父母完全无法插手,才会有一堆职场适应不良的“啃老族”出现。她建议家长,让孩子先在较单纯、可控制的校园环境中练习失败挫折,培养自我纠错的能力,不然只是把问题往后延到职场。学校报告写不好或成绩差还可以补救,但在职场犯错,必须立刻承受后果,可能被降级、开除、排挤,因为别人没有要帮你的义务。

罗怡君认为家长应转变观念,让孩子在可以承受后果的范围内,练习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先忍着不要事事过问,让孩子发挥一定的自主性,等孩子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回过头来向其求助时,父母的价值自然会彰显。